一国两区就是一国两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
  在今年元月2日,中共总书纪习近平在《告台湾同胞书》40周年,提出进一步的讲话后,台湾内部立刻就像是一个小池塘的鱼群被丢入了一块大石头般,惊惶者有之,兴奋者有之,不动脑而仅凭生物本能乱骂者有之,乱射箭后再画靶者亦有之。

  在这个乱象中,仅有极少部分用心思考过这个议题,然后,在台湾内部一贯的选举优先惯性下,这种思考也被选举、权力的狂热掩盖了。

  习近平的讲话中,不但重提一国两制,而且进一步阐明希望台湾方面能提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。就台湾方面而言,无疑是一种压力;但民进党除了画了个不存在的稻草人──把九二共识说成是一国两制,然后大骂一顿之外,就假装这个议题不存在,回头继续去进行蔡赖斗。

  但这个议题如此就不存在了吗?北京所提出的一国两制议题,你可以不喜欢,但是却不可以不关心,更不可以不思考;所以必须面对,这是迟早的问题。

  只要还承认《中华民国宪法》,这其中其实是有可以处理的空间。早在1991年4月第一次的修宪中,早已把我们的宪法结构修成了「一国两区」,也就是说中华民国的领土,在现阶段即是在领土主权不分裂的情况下,区分为自由地区和大陆地区。换句话说,中华民国宪法现阶段在其领土主权的主张,就是一国两区。

  这个主张只要在执政党有善意的情况下,是可以有极大的运用空间。因为中共迄今所主张的一国两制,与我方的现行一国两制宪法结构;在以地理及统治结构来区分的情况下,是完全重迭的。换言之,在我方现行宪法的结构下,我们当然可以主张中共的一国两制,就是我方所主张的一国两区。就政治层面而言,这种高度重迭的现实状况主张,其实提供我们一个可以真正舒缓的空间与条件。

  或许在处理相关议题上,另一个可以提供台湾在现阶段有呼吸空间的,就是九二共识。1992年11月3日大陆海协会副会长曾致电我方,同意我方的提议,双方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达一个中国原则。而我方在同日所发出的新闻稿中,也再度重申此事。换言之,两岸一个中国的原则,在此一共识中确认;但是一个中国的内涵,双方并未曾达成共识。

  在这样的结构下,即我方的一国两区与大陆的一国两制,在一个中国原则确认,一个中国内涵存而不论的情况下,是完全一致而可以和平共存的。

  在丘宏达教授、苏起教授等当年苦心经营下,我们现下可以有如此稳定的结构可循;但却有民进党这样的仇中心态,使得两岸情势必须走向毫无意义的紧张颠峰,进而使得中华民国近乎无处存身。看来真是只有把民进党赶下台,人民才能有好日子可以过。(作者为资深媒体人)